二叔看到我们也很意外,问我们怎么来了?

    我说:“这说话不方便,咱们换个地方!”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将二叔他们带到附近的一个医院,先处理伤,又带他们住了酒店,等到一切安定下来,才讲起了彼此的经历。和宁公子说的一样,二叔他们昨晚刚从北海公园离开就被抓了,都没来得及向古老头汇报,可见宁老行动多快。

    得亏我们及早给魏老打电话,还去了后海的那栋四合院,否则下场一样凄惨。

    二叔他们一直被困到今天下午,又遭遇了宁老的审问,接着还要处死他们。

    说到这段,二叔他们的情绪比较低落,毕竟宁老的身份有些特殊,这让他们很是接受不了。五行兄弟立功无数,为了国家算是鞠躬尽瘁、死而后已,却遭到如此待遇,怎么能不心寒、不齿冷。

    不过相比这个,宁老竟和石天惊这种人混在一起,更让他们觉得无语和无奈,想到自己在外辛辛苦苦抓通缉犯,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生死边缘,宁老却和这种通缉犯混在一起……

    “还好魏老不是那样的人。”二叔感慨地说:“今天,又是他救了我们!”

    之所以说又,是因为上次在酒会,解围的就是魏老,这让二叔他们非常感动,并且充满干劲。

    “能有这样的领导,我们愿为这个国家流血、牺牲!”二叔慷慨激昂,又恢复了军人本色,保家卫国就是他们的本能。

    我却在心里感叹,心想二叔啊二叔,你哪知道,魏老还真打算牺牲你的……

    当然,这种煞风景、还泄露机密的话,我也不会说的。

    二叔又说:“不过魏老也和我们说了,宁老窝藏石天惊是有用处的,涉及到一些国家机密,让我们烂在肚子里,不要汇报给领导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你怎么想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相信、服从魏老了。我想,不管宁老怎样,魏老起码会看着他,不会太让他出格的……”

    我突然发现,二叔他们虽然南征北战,和无数凶恶的通缉犯交过手,思想却还挺天真的。当然,这和他所处的环境有关,他毕竟是个兵,所受的宣传和教育就是无条件相信、服从领导,对于魏老这样顶级的领导,更是一万个不会怀疑了。

    我也不方便说什么,说了他也未必会信。

    二叔问我:“你们呢,你们那边怎样?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边也没问题。”我说:“都搞定了,宁老不会为难我们。”

    二叔他们互相看了一眼,神色显得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二叔喃喃地说:“看来南王的后台很硬啊,宁老都搞得定!”

    我心里想,能不硬吗,那可是魏老啊。

    不过,二叔很快又坚定地说:“即便如此,我们也不会放弃的,一定会把南王缉捕归案!”

    我很诧异地看着二叔,从昨晚到今天,南王可是连续两次豁出性命救他,怎么还要抓南王呢?就算他们不知道南王刚才独闯宁家的事,昨晚在北海公园力战石天惊,总是亲眼看见了吧,怎么能这样呢?

    二叔知道我想什么,喃喃地说:“龙,你一定觉得我是个白眼狼吧,南王舍命救我,我还不知感恩!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。

    我哪能说自己二叔是个白眼狼啊!

    二叔叹着气说:“其实我也不想,那可是我亲哥哥啊,就算他没救我,我也不愿抓他。但是没有办法,这是我们的职责,也是我们的任务……你帮我们和他说声,让他自己小心点吧。”

    木头他们也纷纷说:“是啊,你让他小心点,千万别落单就行了,我们有可能在任何地方出现!”

    二叔他们一边要抓南王,一边又要提醒南王小心,可谓矛盾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我心里想,反正萨姆已经出现,我们马上就要进凤凰山了,除掉萨姆以后,南王和春少爷的S级通缉令就会取消,你们到时候也不用再矛盾啦!

    于是我点点头,说好。

    我还准备和二叔他们多说会儿话,南王已经打电话过来,问我情况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我便实话实说,讲了一下二叔他们的现状,还特地转告二叔他们的话,让南王小心一点,他们不会放过你的。

    南王笑道:“没事就好,你也快回来吧,咱们商量一下萨姆的事。”

    我跟二叔告了别后,便和程依依离开了。

    如今杜鹃大厦和红花大楼都已被封,红花娘娘那里成为了新的据点。我们到的时候,春少爷和赵虎也在,赵虎从蒙内赶过来,到现在都没时间洗澡,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,再加上一贯破破烂烂的打扮,看上去十足像个野人,这是完全适应部落的生活了啊。

    我都没时间和赵虎叙旧,因为萨姆的事更加重要,人齐之后便迅速进入正题。

    赵虎告诉我们,他在凤凰山呆了一个多月,直到几天前还都风平浪静,太阳部落慢慢恢复正常生活,大家逐渐开始出去打猎,毕竟存粮快耗尽了。但是就在这个时候,萨姆又出现了,接连袭击了几个野人,并在现场留下汉字,让乌干达主动投降,否则还会杀掉更多野人!

    所以赵虎怀疑,萨姆根本没出过凤凰山,一直都在附近游荡,伺机而动。

    总之,现在乌干达又吓坏了,缩在部落里面不敢出来,并且不让大家出来。这实在是太恐怖了,活活要把大家饿死的节奏,总不能每次打猎都一个部落的人都出去吧?

    赵虎思来想去,便偷偷潜出凤凰山,找我们求援了。

    路上,赵虎当然也挺害怕,担心半道上被萨姆狙击,好在没发生这样的事,想来也是萨姆单人能力有限,总不能真的覆盖整座凤凰山吧。

    到了天城,才听说隐杀组和杀手门的事情,一夜之间连总部都被端掉了,所以才坐在这商量怎么办。

    南王的意思是,之前我们就准备进凤凰山请乌干达的,这回好了,乌干达也不用出来了,咱们集体进凤凰山,联合太阳部落一起除掉萨姆。这也事关太阳部落的生死存亡,想必乌干达不会袖手旁观的。

    赵虎忧心忡忡地说:“我就是担心这个,乌干达现在吓坏了,未必敢出去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没关系……”红花娘娘自信满满地说:“我亲自去,一定说得动他。”

    事情就这么说定了。

    南王立刻给魏老打了个电话,将我们的计划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魏老也很痛快,说道:“去吧,只要你们除掉萨姆,宁老就无话可说了,通缉令肯定全都取消,隐杀组和杀手门的人也会放了!”

    我们起初做这件事,是凭着一腔爱国热血,现在味道全都变了,成了交易和活命的本钱。

    但没办法,事情走到这步,只能继续走下去了。

    大家没有什么说的,立刻收拾东西,准备出发凤凰山了。

    今天已经太晚,就收拾下,明天再走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大家都睡在红花娘娘家里,南王和春少爷还是一个东厢房、一个西厢房,我和赵虎一张床,红花娘娘和程依依一张床。

    我和赵虎肯定少不了聊天,我讲我的经历,他讲他的经历。

    他在凤凰山一个多月,能感觉到那地方确实是好,山好水好风景好,天地之气比别的地方都要浓郁,吃的也是大自然最纯粹的风味,怪不得太阳部落个个都很健壮。

    当然也有不好的地方,就是太落后了,什么现代工具都没,手机光玩单机游戏,几天就没电了,太阳下山之后只能唱歌、喝酒、跳舞,好在赵虎无论在哪都能生存,很快就和部落的人打成一片,学会了部落语言,还学了不少的歌,算是挺开心的。

    我说你这够美的了,起码能在部落生活,当初我是在树屋里的,吃喝拉撒都在树上解决。

    赵虎哈哈大笑:“我上树看过了,你小子真不讲究,拉屎都不找个远点的地方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真恶心。”

    “恶心的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但是这种美好的生活并没持续多久,随着萨姆再次出现,整个部落陷入一片阴郁,大家不唱歌了、不跳舞了,每天生活在惶惶之中。不过,赵虎依旧充满希望,因为我们马上就进山了,有南王和春少爷,还有红花娘娘,一定能够除掉萨姆!

    我问:“对了,你突破天阶没?”

    “没呢。”赵虎一拍大腿,说道:“真鸡儿难突破啊,我感觉自己有进步,但就是突破不了!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着急的,当初我也是这样,得有一个契机或是机缘,耐心等着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赵虎想起什么,问我:“对了,依依怎么出关了,她突破天阶了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是啊,一个多星期前突破的。你猜怎么着,她闭关好几个月,一直突破不了,我去看了她一眼,她就突破了啊,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我笑着笑着,突然发觉赵虎不吭声了。

    我立刻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“赵虎?”黑暗中,我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赵虎还是没搭理我。

    我知道,赵虎有失落感了,当初从荣海出来,一行七人中最强的是他,现在慢慢被我和程依依抛在身后……

    “没事的赵虎……”我安慰着他:“你迟早也能突破天阶的。”

    赵虎还是没有回话,回应我的是一串呼噜声。

    狗日的,原来是睡着了!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