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辰最担心的事情,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决定告诉秦惜真相的时候,就想到只告诉她一部分。

        关于秦惜生父的一切,他都决定隐瞒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没有想到的是,秦惜还是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公,我只想要知道,我生父到底是生是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惜抓着杨辰的手臂,情绪非常激动,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对于秦惜的任何要求,杨辰都无法拒绝,终究还是说出了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个字,却像是一记惊雷,让秦惜瞬间呆在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让杨辰意外的是,秦惜并没有继续追问生父的事情,只是自嘲地一笑:“其实,我和他们之间,只有血缘关系,并没有任何感情,他们的死活,跟我又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辰不知道,秦惜是真的这样想,还是因为愤怒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秦惜没有继续追问,倒是让他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秦惜继续追问,杨辰也不清楚,自己能不能忍住,不告诉秦惜真相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心里有股十分浓烈的负罪感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他是秦惜的生父,并没有做错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为了秦惜,杨辰又不得不将真相隐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公,你去陪笑笑吧,我想一个人静静!”秦惜忽然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杨辰点头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刚离开,房间内传来一阵抽泣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辰长长叹了口气,毕竟是亲生父亲,秦惜又怎么可能,轻易地度过这道坎?

        活了二十多年,忽然发现自己不是亲生的,对她的打击已经够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候,她心中一定期待,跟亲生父母相见的那一天吧?

        就是她期待已久的亲生父母,如今一个为了权势而接近她,另一个,却早就与她阴阳两隔。

        命运对她,还真是一点都不公平。

        杨辰走到一旁,拨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对方接通,一道熟悉的声音从听筒内传来:“你考虑好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以答应,跟叶家交好,但是,你必须答应我两件事!”杨辰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曼的声音中充满了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这次来江州的目的,就是为了让杨辰跟叶家交好,虽然过程有些曲折,但也算是完成了家族交代的任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第一,我只能告诉你,愿意与叶家交好,但江平和南阳的一切事宜,叶家都不许插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辰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是韩家还是陈家,又或者是官家,都是他亲手扶持起来的家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不在乎什么掌控两省的权势,却也不会为了一己私利,而辜负那些追随者的信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是燕都八门中的哪一个,一旦掌控江平和南阳,本地都会发生一个很大的动荡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时候,那些原本跟自己交好的家族,恐怕都会被新的家族所取代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朝天子一朝臣,这就是现实!

        “叶家本就没有想过,要插手江平和南阳的事情,只是想要与你交好,仅此而已,这件事,我自然会答应!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曼笑了,接着又说:“说第二件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第二件事,关于小惜生父的事情,你不能告诉小惜。”杨辰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叶曼没有丝毫犹豫,冷笑道:“这件事,事关重大,如果被我父亲知道,我不仅无法报仇,还有可能死无葬身之地,如果不是你逼我,我又怎么会告诉你?这件事,我也答应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以回去复命了!”杨辰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秦惜不被这件事牵连,他只能向叶曼妥协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这样做,叶家真的能轻易放弃江平和南阳两地的利益?

        燕都八门,如今叶家和黄家,已经入局,暗中还有不少燕都豪门,也在伺机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,他的决定,很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次日清晨,秦惜红肿着双目起床,她的情绪倒是稳定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,你今天休息一天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辰看着秦惜红肿的双目,有些心疼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惜摇了摇头:“你闹出的动静太大,最近几天,公司的业务非常繁忙,不去公司,我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辰一战成名,两省诸多豪门,都以他为尊,他手中的企业,自然会成为各大豪门,争相合作的对象。

        杨辰盯着秦惜看了眼,见她除了眼睛有些红肿外,再没有其他异常,这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像往常那样,送完笑笑,又送秦惜,最后才回到雁辰集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刚走到公司门口,一名西装革履的老者,忽然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先生您好,能耽误您一点时间,聊聊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一脸笑容,姿态放得极低,一副询问的口吻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杨辰刚刚下车的时候,就已经注意到了这个老家伙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西装革履的老头,在任何地方,都非常的吸引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关键是,从这个老头的身上,杨辰感受到了非同一般的气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人,非富即贵,应该是从燕都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先自我介绍一下,鄙人姓高,单名一个雄字,是燕都黄家的管家,这次奉家主之名,前来与杨先生谈点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雄笑着说道,说明了自己身份,还有来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杨辰心中微微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竟然是黄家的人,他已经接连让黄家的两个继承人,当众受到了屈辱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黄家竟然安排管家来找自己,姿态还如此低,的确让他很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是为了让我臣服于黄家,那便没有什么可聊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辰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高雄连忙摇头,笑着说道:“以杨先生的实力,黄家岂敢让您臣服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辰没说话,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高雄顿了顿,接着说道:“我这次来,是想要找杨先生,合作一件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跟燕都八门合作,我没有兴趣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辰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他转身就要进入公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先生,如果是关于宇文家族的合作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身后,高雄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杨辰停住了脚步,转身看向高雄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高雄脸上堆满了笑容,正笑呵呵地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先生,不瞒您说,黄家和宇文家族,一直是敌对状态,我们的家主,早就对宇文家族不满了,奈何宇文家族的底蕴深厚,黄家想要扳倒宇文家族,很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最主要的一点,黄家没有能拿出手的顶尖强者,以杨先生的实力,放眼燕都,也没有几人是您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知道,杨先生一直记恨宇文家族,只是没有能帮助杨先生的顶尖豪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好,我们没有像是杨先生这样的顶尖强者,而杨先生没有黄家这样能跟宇文家族对抗的豪门帮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不如我们强强联手,一起对付宇文家族,我们家主已经表明,只要杨先生愿意,我们会全力以赴,帮助杨先生成为宇文家族的家主!”

        高雄笑着说道,似乎对杨辰和宇文家族之间的恩怨,都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有意识到的是,杨辰的脸色却渐渐阴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先生,不知道这样的合作,是否满意?”高雄又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辰忽然开口,一个“滚”字,爆喝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高雄一脸呆滞,他竟然会拒绝合作?


  https://www.biqubar.com/33288_33288760/96723993.html
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biqubar.com。笔趣吧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ubar.com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